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经济观察网

财经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银行 > 正文

合伙贷款疑遭忽悠,南阳男子实际未用款却背上200万贷款

时间:2019年10月15日   来源:二三里资讯   浏览:   我来说两句

  2019年9月29日,二审判决出来了,二审法庭维持了原判,郭明相夫妇依然需要偿还他从未实际拿到手的200万元贷款。

  时至今日,郭明相夫妇越来越认准了当初那“拉郎配”般的贷款过程,除了贷款程序违规外,还有银行和那笔贷款的实际受益人设下的圈套。

  在一审过程中,他发现了银行方面提供给法庭的证据中存在造假现象,然而就在他不断向相关方面反映的时候,两审法庭先后判定他败诉,这样的结果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贷款未用款反成被告 被索200万

  当事人郭明相是南阳市内乡县人,事情还要从2013年说起,用郭明相夫妇的话讲,回想自己从一开始办理贷款手续,就是被人引诱裹挟,其中包括民生银行的工作人员。而自己则一步步受人欺骗,在未使用过一分钱贷款情况下,最终却替人受过背上200万元的巨额债务。

  2013年的时候,郭明相开着一个小店。恰在这个时候,经人介绍,他认识了内乡县开公司的刘某转、孙某锋,二人称他们有门路可以从银行贷到钱,且程序比较简单,只需要郭提供其营业执照即可,如果做生意需要钱,可以找他们。

  贷出的钱如果郭用不完,他们也能用一部分,然后大家一起还款。“说实话我当时也确实想用点钱,就有些动心,但我没有轻易相信他们。”郭明相说,后来二人带着民生银行的客户经理李某某又来找他,他才相信对方应该有能力贷出款来。

  于是,在这位李某某的见证和操作下,就在郭明相狭小的店内地下室里,拍了照片,要了营业执照和身份证。随后,郭又被要求到民生银行,在空白贷款资料上签了名并按了手印。郭明相说:“当时是我妻子签的名按的手印,想着有银行的人也不会有啥问题,我们用不了多少钱,当时还跟银行的人说了,他说她会处理。”

2.jpg

  然而,让郭明相夫妇没料到的是,贷款手续是办了,但接下来的银行放款,贷款使用却压根与这两口子没有关系。

  进入2014年后,郭明相夫妇却迟迟没有见到贷款,去询问刘、孙二人,对方说钱还没下来。后来才知道,2014年1月20日,银行已经放款200万元,刘、孙二人使用了。2015年1月21日,二人还清此次贷款。

  在之后的几天里,刘、孙二人又多次找到郭明相,要他继续贷款,并一再保证再贷出钱绝不会像上次一样不给他用了,此时,民生银行工作人员李某某也再度出现予以保证,于是郭明相夫妇又一次像上次一样办理贷款手续。

  然而,郭明相却再次走进了同一条河,2015年1月29日贷款下来,他仍然没有拿到一分钱,而是在放款进入郭明相夫妇账户的一瞬间就划转到一个民生银行职工家属,名为李某的账上,郭明相曾与民生银行交涉未果。

  2016年1月29日,还款日期到了,这次,实际用款人却未能如期还款造成了逾期。那个一直经手办理的民生银行客户经理李某某再次找到郭明相夫妇,称钱已逾期,银行若追究会追究到他们夫妇头上,并提出由郭明相夫妇协助银行追要欠款,办法是再办一次贷款手续,还上之前的欠款,但这次不在给他人放款了,事情就解决了。

  就这样,在上一笔贷款尚未归还的情况下,2016年3月,民生银行再度放款200万元,直接转入一河南省民商小微企业发展服务中心的账户上。

  事情的发展并未像之前所预设的那样,郭明相急忙找民生银行投诉了该行经办此事的工作人员李某某,但却迟迟无果,后见到李某某,对方称协调实际用款人刘某某,将贷款户头转走,并在不久后说已办好。

  然而,令郭明相夫妇万万没想到的是,2019年5月,二人接到南阳市宛城区人民法院的应诉通知书,民生银行将二人告上法庭,讨要200万元欠款。夫妇二人委屈的背上了200万元巨额欠款,委屈的成了被告。

  一审判当事人还款 当事人质疑银行违规放贷

  据了解,根据民生银行可查的转账记录显示,民生银行于2014年1月20日18时52分46秒,通过民生银行南阳分行南阳光武路支行账户,将200万元汇入郭明相妻子田某某银行卡内。而在同一秒内,也就是在2014年1月20日18时52分46秒,南阳光武路支行通过其账户又将200万元从田某某的银行卡内委托支付给张某侠的账户。

  而张某侠则在2014年2月9日17时5分44秒起至2014年12月21日00时19分03秒止,通过民生银行南阳分行南阳光武路支行账户,分期分批将200万元汇给民生银行南阳分行南阳光武路支行、刘某转等十余个单位和个人。

  而在这整个过程中,郭明相夫妇对那200万元的拥有时间也就在放款并被转走前的不足一秒钟时间,而这个转账的过程,二人并不知晓,甚至都不知道银行已放款。而在之后的两次贷款,也均与第一次雷同,款项均在放至郭明相妻子账户的瞬间即转出。

  郭明相认为,签订贷款合同后,他和妻子自始至终未实际操作或操纵过该200万元贷款账户,更没有从中受益。而自己由于轻信他人以及银行职工,遭人欺骗,才先后三次签下借款合同。

  然而,在这一过程中,民生银行作为该事件中更为专业,更为强势的一方,均既未询问、调查、审查贷款人郭某相贷款的真实原因,也没有告知郭某相风险警示。

  在随后的诉讼过程中,郭明相夫妇才逐渐搞清楚,这笔民生银行的贷款实际为一个该行设计一个五户联保贷款手续,自己是主贷人,而其他担保人对于郭明相夫妇来说完全是陌生人,更别说曾有过交往或经济往来。所以银行也存在着贷款程序上的诸多违规违法的环节,而不应由他和妻子承担这笔欠款。

  然而,一审法院审理中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郭明相夫妇自愿与原告签订《综合授信合同》、《借款支用申请书》,不违背国家法律、法规之规定,且已实际履行,应为有效合同,银行依约向借款人发放了贷款,借款人却未按合同约定归还借款,属违约行为,应限期予以清偿。而就郭明相提出的实际用款人问题,法院认为缺乏证据,未予采信。

5.jpg

  贷款人:银行提交法庭疑似伪造证据

  一审过程中,郭明相夫妇在调取原告民生银行向法院提交的证据时,发现原告民生银行竟伪造了自己的车辆行驶证来做为郭某相的抵押物证据之一,这令他感到不可思议。

  “我的名下压根儿从来就没有过任何轻型厢式货车,自然更不可能有机动车行驶证,但银行提供的证据中却有一张我的厢式货车的行驶证,这显然是假的。”郭明相说,在贷款资料的填写中,尽管签字是妻子的签字,但在材料中注明需贷款人本人填写的诸多栏目中却均是陌生人笔迹,其中还包括个别妻子的签名。

  另外,在后期的贷款纠纷中,涉及到一个河南省民商小微企业发展服务中心互助合作基金会,郭明相夫妇称,他们确实在银行的劝说下,签过一个名字,但根本就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只是成了被告后,对方才拿出当时的签名说是郭明相夫妇自愿加入的基金会,但银行方面拿出的证据显示,上面仅有郭明相妻子的签名,却没有签署时间。郭明相夫妇了解到,

  该基金管理人是中国民生银行指导下注册成立的河南省民商小微企业发展服务中心。而在郭明相妻子2016年2月26日在《借款支用申请书》签字后不久,民生银行南阳分行就在2016年3月31日从河南省民商小微企业发展服务中心账户扣走200万元,作为偿还民生银行南阳分行200万元贷款。

  2019年9月10日,在二审开庭的前夕,郭明相专程赶到郑州,向有关方面反映民生银行在一审法庭上提交伪造证据的情况,当时华商报记者曾陪同郭明相先后到访了河南省银保监局和民生银行河南分行。

  在河南省银保监会,窗口工作人员接待郭明相,并表示此前已接到过郭的一次反映,并已经责令南阳银保监分局调查并予以回复。郭明相称却已收到回复,但调查结果是民生银行无违规行为,此次重新提交了民生银行在法庭提交的伪造证据。窗口工作人员受理并做了登记。

  之后,在民生银行大厦,该行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接待了郭明相,在查看相关材料后,这名工作人员明确表示,让贷款人在空白材料上签名按手印的做法的确违规,而就南阳民生银行方面向法庭提供伪造证据的情况,他需要向上级汇报,进一步落实后反馈郭明相。

  二审再输官司 当事人质疑伪证再被采信

  郭明相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2019年9月19日上午,二审开庭。在庭审现场郭明相提出民生银行南阳分行在一审法庭上提供的贷款手续存在着伪造证件,其中包括贷款手续非本人签名填写、行驶证及早产于2012年的营业执照二维码等。就此,民生银行南阳分行辩称,这些手续均是贷款人向银行方面提供并用于贷款过程中,银行方面不存在伪造上诉方手续的事情。

  二审判决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认定。二审法院认为郭明相夫妇与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阳分行签订有《综合授信合同》,该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为有效。

  就银行发放贷款时存在的秒进秒出情形,法院认为,郭明相夫妇与银行方面签署有受托支付协议和借款支用申请书。对银行方让其在空白资料上签字的情况,法院认为,郭、田夫妇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个人,应当知道在银行等金融机构的合同资料上签字可能产生的后果,且二人在2015年之前即与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阳分行发生过借贷关系,更应对银行的贷款流程及在各份贷款资料上签字的作用及后果有明确的认识,其上诉称民生银行南阳分行与他恶意申通欺骗其签字,并无证据证明。郭、田夫妇以其并非实际用款人为由不承担责任违背了合同的相对性原则,法院不子支持。

  而就民生银行南阳分行在发放贷款过程中是否违法违规,涉及到银行内部货款审批流程和管理制度问题,不足以以此贷款合法的事实,因此一审判令二人承担还款责任并无不当。

  南阳汉景律师事务所主任杨振夏认为,在本案中,民生银行工作人员明知上诉人不是真实的借款人,明知上诉人不需要所谓的大额经营周转资金,明知上诉人不具有偿还能力,不履行贷前调查、贷中审查、贷后管理等程序,与刘某转、孙某峰等人相互恶意串通与勾结,违规违法地将贷款发放,应当将本案移送公安机关追究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在整个贷款过程中,郭明相夫妇始终不是受益人,而等同于一个受害人,因此其所发放的200万元贷款不应当由上诉人承担偿还责任,应当有民生银行等单位和个人承担。

  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诉讼参与人或者其他人,伪造重要证据妨碍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从本案中,郭明相奔走举报的民生银行伪造证据的情况,相关部门是否也应当给当事人一个交代。

  无独有偶,就在郭明相夫妇与民生银行官司进行中时,还认识了另一个被告,她的遭遇和郭明相一般无二,自己签署贷款手续,却为他人做了嫁衣,待得受益人无力还款时,贷款人成了被告。

  一位金融界人士告诉华商报记者,在广大农村,有为数不少的群众缺乏保护自己权益的意识,往往因为无知或哥们义气,在儿戏或懵懵懂懂中签署一些具有法律意义的文件,事后也许自己还并不在意,然而这些无心之举却往往令其背上“莫名”的债务,而这个或许带有恶意的债务却又往往裹挟着法律的武器。

  而在金融领域,广大农村是制度和规范的重灾区,不少基层金融工作人员或为了完成工作任务,或为了得到非法利益,而忽略制度和规范,作出一些有着不良后果的事情来。

  华商报记者 杨德合

  来源:https://www.ersanli.cn/article.html?id=fd430414f5a26ff3ed509800035c9288

网友评论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