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经济观察网

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滚动 > 正文

刑讯逼供出冤案,不知毒品的陶世亮被判13年有多冤

时间:2019年09月08日   来源:凯迪社区   浏览:   我来说两句

  刑讯逼供出冤案,不知毒品的陶世亮被判13年究竟有多冤

  实名发帖人:陶世泉 (陶世亮姐姐)身份证:532129196705081367

  陶世泉声明为本文真实性和发帖转帖行为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陶世亮帮助陆建奎租车和开车到昆明办事,顺便到云南广通找朋友联系工程。从来不知道毒品为何物的陶世亮并不知道陆建奎到云南是去贩毒,更不知道陆建奎将毒品藏匿在车上。

  陶世亮七次供述只有第一次供述其与贩毒有关,第一次供述是其遭遇刑讯逼供的结果,公安却拿不出第一次审讯的视频。

  抢劫和贩毒多次坐牢的陆建奎是不是公安的线人,他是不是在他人安排下制造冤案的贴身,判刑15年的陆建奎真的在监狱服刑了吗,等等这些都成迷雾一团。

  六盘水中院认为陶世亮被判刑13年的程序违法

  陆建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2001年9月23日,陆建奎因犯故意伤害罪和抢夺罪,被贵州威宁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零六个月。

  2013年9月11日,陆建奎又因犯贩卖毒品罪,被贵州省六盘水市钟山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2016年5月5日,陆建奎再次因为运输毒品被抓获。

  陶世亮长期在云南宣威市五孔桥农贸市场做正当生意,几十年来没有任何犯罪前科。没有接受陆建奎支付劳务费给其租车和开车到昆明之前,从来没有看见过任何毒品。

  六枝特区检察院指控,2016年5月5日3时许,陆建查、陶世亮从云南携带大宗毒品途径六盘水市梅花山路段被民警抓获,当场在陶世亮驾驶的白色面包车上查获21检测出甲基苯丙胺成分的390克毒品。

  陆建奎对公诉机关的指控全部接受。

  陶世亮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均持异议,一口咬定是在刑讯逼供下作出有罪供述,其到云南广通是去谈工作,不知陆建奎是去购买毒品。

  六枝特区法院在2017年4月7日一审判决:陆建奎和陶世亮都犯了运输毒品罪,陆建奎判刑15年;陶世亮被判刑13年。

  奇怪的是,如此判决,陆建奎却服从这个判决,对一审判决不服提起上诉的仅仅判刑比陆建奎轻了两年的陶世亮。

  2017年7月31日,贵州六盘水市中级法院下发裁定,六盘水市中级法院认为,一审判决程序违法,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七次供述,只有第一次遭受刑讯逼供后的供述是参与贩毒

  在发回重审过程中,陶世亮申请排除非法证据。六枝特区法院召开了两次庭前会议。检察院建议延期审理后又建议恢复庭审。

  2018年1月11日,六枝特区法院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六枝特区检察院再次在2018年3月5日建议延期审理。

  2018年5月24日,六枝特区法院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

  六枝特区公安局出具的情况说明:证明办案民警执法记录仪时间有误,抓获二被告人的时间应为当日3时许;因无具体信息,不能对贩卖毒品的李姓男子及出租屋进行核查;被缴获的毒品重量为390克;未能调取到运输毒品的面包车停放的监控视频;无法核实陆建奎提供的“波哥”的情况;陆建奎提供的立功线索无法查证。

  现场尿液检测报告书等证明陶世亮尿检结果为阴性,陆建奎尿检结果为阳性。

  陆建奎的供述:2016年5月3日的前两天,陆建奎与陶世亮就去昆明购买毒品一事进行过商量……

  陶世亮的供述及辩解:共有七次供述及辩解,

  第一次供述:陶世亮知道陆建奎去昆明购买毒品,陶世亮帮他开车,租车剩下的860元是好处费。

  陶世亮在2016年5月5日被公安机关抓捕后,送到医院进行体格检查,检查报告载明没有明显的外伤,侦查机关在六枝特区公安局看守所门口的警察中队对陶世亮进行第一次讯问。

  陶世亮陈述,其是在被讯问人员先用毛巾包起手腕用手铐反手铐在警犬中队一个门的天窗上,由于陶仁亮比身高比较高,对陶世亮身体的影响不大,便改为用绳子将陶世亮的手反绑在天窗上,致陶世亮疼痛难忍、大便失禁,手腕红肿,该天窗上还有刑讯逼供时留下的痕迹。

  在之后的六次供述,陶世亮均供述不知道陆建奎租车是去购买毒品,陶世亮只是基于朋友之情帮陆建奎开车,路线怎么走都是听陆建奎指挥。

  陶世亮只有一次贩毒的“供述”被排除再次被判刑13年

  陶世亮和他的律师申请调取陶世亮于案发当时在云南昆明的活动轨迹监控视频,调取陶世亮供述的所有同步录音录像要当庭播放;对六枝特区看守所门口的警犬中队进行勘验。为了证明陶世亮在侦查阶段的有罪供述系刑讯逼供所得陶世亮申请证人蒋少儒、张培伦、赵浪等出庭。

  根据上述申请,原一审时在庭前会议、庭审中出示了六枝特区公安局禁毒大队出具的情况说明三份,说明因工作失误导致被告人陶世亮的第二、三、四次同步录音录像遗失;该案办案民警依法进行取证;事发时天网工程视频已被覆盖,无法调取。

  公诉机关认为陶世亮第一次供述和陆建奎的基本一致,不存在刑讯逼供的问题。

  法院却认为,公安机关在调查取证过程中,因陶世亮的第一次供述同步录音录像资料不完整,应作为非法证据排除。

  2018年5月25日,在重审判决中,六枝特区法院决定对陆建奎从轻处罚,对陶世亮减轻处罚……在所谓的减轻处罚的背后,陶世亮还是被判刑13年。

  陶世亮第二次以后的同步录音录像到底到哪儿去了?

  在刑讯逼供下,陶仁亮所述情况按照讯问人员其要求进行:如说到云南购买毒品“小马”即麻古,而陶仁亮根本就不知道麻古“麻古”、“小马”为何物,这只有毒品犯罪人员和缉毒公安人员才知道的说法,是在公安人员的要求下,陶世亮被迫如此陈述。

  陶世亮陈述陆建奎交易完毒品后是陆建奎打电话给陶世亮一节与客观事实不符合,而是陶世亮觉得等待陆建办事的时间久了主动打电话给陆建奎问办完事没有;不是由专门的技术人员进行录制,是用警用执法记录仪进行,没有实行讯问人员与录制人员分离的原则;不是按照规定在办案单位的讯问室或者看守所的讯问室里进行;讯问人员没有按规定着制式服装。

  为了证明陶世亮手上的伤从红肿——瘀清——伤愈的过程,第一次讯问的录音录像上体现陶世亮手上的红肿的伤痕不是陶世亮的“夫色”,辩护人申请出示侦查机关审讯陶世亮的第二次以后的同步录音录像资料,但在庭审中法庭宣读了侦查机关的书面“说明”,称在执行其他任务时将该资料遗失,这一说法是不成立的。

  公安机关讯问犯罪嫌疑人同步录音录像的规定》中说,应当实行审讯和录制分离的原则,录制工作应当由专门的技术人员进行,经公安局长批准,可以由其他侦查员负责录制,讯问结束后,录制人员应当立即将录音录像资料交给讯问人员,并经讯问人员和犯罪嫌疑人确认后,当场对录音录像资料进行封存,交技术部门保存。

  根据该规定,该案的录音录像资料在两个地方保存:技术部门和办案单位,如何有遗失的可能性?

  公安机关不能提供,说明根本就没有发生遗失的情况,现在不提供本案的同步录音录像资料的唯一原因是该录音录像资料能证陶世亮被刑讯逼供的事实,因为对公安机关和侦查人员不利而拒绝提供。

  即使陶世亮的第一次供述不是在刑讯逼供情况下作出,因与陆建奎的供述严重不一致并自相矛盾,其供述也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陆建奎在公安讯问时称是陶世亮联系广通的朋友购买毒品,而在公安机关并没有陈述与广通的人交易毒品的事情,并没有与广通的朋友谈到毒品,在检察机关讯问时和法庭上才陈述在云南广通,陶仁亮的朋友拿了几粒毒品来偿,品质不好才没有交易。

  陶任亮供述的是找广通的朋友联系工作的事情。

  陆建奎在公安机关陈述对购买毒品的犯意产生是在和姓李的男子谈的过程中谈到毒品的事情才产生的,后又陈述事前与陶世亮说过贩毒的事情,陶世亮与其一同到出祖屋与姓李的男子进行交易。

  陶世亮每一次陈述都没有见过姓李的男子,没有到过出租屋。

  陆建奎在公安机关陈述是在昆明用银行卡取的购买毒品的资金,后以陈述是其自己带在身上的6万元现金。

  陆建奎在公安机关陈述双方约定贩毒赚钱后他和陶世亮一人—半,但在法庭时审理时又肯定地陈述从来没有谈过分钱的事。

  陆建奎在公安机关陈述在昆明汽车的钥匙是由其保管,要离开昆明时才给陶世亮的,而在庭审中则陈述由于其不会开车,汽车钥匙一直都在陶仕身上。陆建奎的陈述与陶世亮陈述严重不符且前后矛盾,没有一处有可信之处,完全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陆建奎曾经因故意伤害和毒品犯罪被判处刑罚,并因犯罪正在受到其他司法机关的刑事追究,其吸食毒品并以贩养吸,其不具有正常、健康的人格。当事发后,便故意拖陶世亮垫背和下水。

  法庭上没有出现有效的证据证明陶仕明知并参与了陆建奎贩卖运输毒品的行为,即便有陆建奎前后矛盾的证方,是孤证而不能形成证据链条,故陶世亮的行为不构成运输毒品罪。

  侦查机关不重证据而轻信口供,不尊重客观事实,导致作出错误的侦查行为和错误的判断,而一审判决是对这一错误的行为的纵容与包庇。

  对陶世亮刑讯逼供是不重证而轻信口供的重要表现,是触犯刑法的行为。

  陶世亮陈述其对陆建奎的毒品交易不知情、没有参与,其到广通是与朋友谈找工作的问题,陶世亮在广通的朋友有姓名、电话号码,侦查机关已调查过。

  从广通到昆明后车停在双桥村,陶世亮与陆建奎分手后公园看他人唱山歌,过三四小时后打电话给陆建奎问办完事没有,之后在国贸处接陆建奎上车的过程。

  公安机关到过广通调查过陶世亮的朋友,因为结果不支持公安机关的破案思路而没有入卷。

  检察机关提供的证据有陆建奎两个号码的通话清单,但没有提供陶世亮的通话清单,任何一个侦查机关在侦查时首先调取犯罪嫌疑人的通话清单都是必然的事情。

  陶世亮的通话清单上记载的机站信息一定会证明陶世亮与陆建奎在交易毒品时不在一起,陶世亮没有参与毒品的交易,从而不支持公安机关的破案思路,故不将该证据入卷。

  公安机关应当在第一时间调取陶世亮所驾驶的车辆及陶世亮本人在2016年5月4日上午11时至下午4时之间在昆明双桥村、国贸、公园及其周边的天网资料,便可查清陶世亮是否与陆建奎共同贩毒之事,而不是当辩护人申请调取因时间较长灭失而调取不能,甚至可能是公安机关已经调取而该证据不支持其破案思路而不入卷。

  陆建奎陈述是陶世亮将车子后面夹层撬开用于藏匿毒品,陶世亮称不知情,陶世亮在公安、检察机关的数次讯问时均要求作痕迹鉴定,卷内无公安机关作痕迹提取的记录。

  陶世亮以运输毒品罪被判刑13年,这个案件都是以刑讯逼供作为铺路,办案部门不提供同步录音录像等将陶世亮判刑,这个案件不是冤案还是什么?

  身为陶世亮的姐姐,陶世泉将分期分批为弟弟喊冤控告到底,请全国法学专家和新闻媒体帮助陶世亮喊冤。

  陶世泉作为本文作者和发帖人,也承担本文真实性和发帖和转帖的法律责任,请全国网友和上级领导关注。

  来源: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3431732&boardid=25

网友评论

推荐信息